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阮义忠摄影人文奖之辩的无解怪圈

3已有 934 次阅读  2016-12-10 22:28   标签center  color  style 


阮义忠摄影人文奖之辩的无解怪圈


 文/邢千里


第一届阮义忠摄影人文奖揭晓以后所引发的争议早在意料之中,正如冯君蓝的作品《微尘圣像》拔得头筹也早在多数人的意料之中一样。

 

争论的焦点无非集中在两点:一是《微尘圣像》是否对所谓人文概念进行了很好的阐释,抑或像有的批评文章所说的,作品中的人物“没有名字、没有背景、没有故事,没有展现自己的喜怒哀乐”,被“矮化”成了“道具”,是“以神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因此有悖“人文”主题。并且指责阮氏人文不过是“格局不大”的台湾式“温情主义”。而支持者则反驳说“冯君蓝的《微尘圣像》不正是以中国式天主教形象来体现人文中的多元化,多样性和包容性,而且骨子里还带着中国传统对于幸福平淡的渴望。”二是入选的作品特别是《微尘圣像》是否实至名归。


 

虽然我有对本次入选和获奖作品有自己的理解,也颇有一定的疑义。但我无意闯入一场你是我非的争论之中,因为在我看来,眼下多数的争论文章双方是在一个无解的怪圈中自说自话,最终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只能使问题人为地复杂化。

 

首先,是关于“人文”的解读,双方存在根本性差异,都言之凿凿地声称真理站在自己这边。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人文的概念到底是什么?怎样的作品才算是包含或传达了所谓人文情怀。

法国社会学家勒庞在其经典著作《乌合之众》中有如下极为精彩的论述:

 

词语的威力与它们所唤醒的形象有关,同时又独立于它们的真实含义。最不明确的词语,有时反而影响最大。例如像民主、□□□□、平等、自由等等,它们的含义极为模糊,即使一大堆专著也不足以确定它们的所指。然而这区区几个词语的确有着神奇的威力,它们似乎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各种极不相同的潜意识中的抱负及其实现的希望,全被它们集于一身。

 

正如我们再熟悉不过的艺术一词,人类至今也无法给出一个明白而圆满的定义。所谓人文,简单的两个字却包含了无穷的意义外延。这也是为什么此次奖项的诸位评委有着各自对于人文的阐释:

 

人类普遍的价值情感。(晋永权)

 

关于什么是人文,我现在就在想,有哪些照片是我现在还能够,在我脑海里不断去浮现的。我觉得是那些跟每个人直接相关的,跟我相关的……(任悦)

 

我认为人文本身是透过摄影能够更贴近土地的,透过作品能够拉近彼此的距离,深化彼此的理解。(沈昭良)

 

人类文明史中形成的最有价值的艺术与思想留存,人类关注自身命运和生存环境的自觉进步。(严志刚)

我认为人文精神是一个非常有深度的一种思考,一种思想。第一,它不是一个单方面的、单向的一种理解,而是从一个动态范围去思考。包括人的历史、存在的环境、自我的存在、社会的问题等方方面面的。(秦伟)

 

用足够的真诚和善意,去做好每一件事情,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人文。(傅拥军)

 

……

 

同许多摄影人、理论家和观众一样,评委们对人文一词的理解也是千差万别。而且,我们会发现,上面的不少文字即便视作是对宗教或者道德、敬业概念的理解好像也没有大的问题。

 

作为一个动态的、跨时空、跨民族、跨文化的概念,不同文化背景、教育背景与信仰背景下的人对所谓人文的理解与诠释势必不同,试图在一个既定的、共识性的基础上进行争论“人文精神”因此是徒劳的。我虽然也不是十分认可《微尘圣像》完美地传达了人文主题,但也不是很赞同作品中的人物完全丧失了自我的说法。这种思考和表现方式并没有错,正如文艺复兴时期三杰的作品虽然是基督教题材但依然饱含人文精神一样。

 

再就是入选作品特别是头奖作品是否实至名归的问题。这方面的讨论似乎尤其热烈。但我想说的是,大家似乎更多地把精力消耗在争论作品的人文精神呈现上,有没有思考过作为摄影作品本身的质量和价值呢?我经常对学生讲,一件作品看了让你感动,与这是不是一件好作品是两码事。比如一张记录了生离死别或者贫困、灾难面前无助的人们的照片,我们会本能地因为人物的表情、动作而感伤或者愤怒,这只是一种人类普遍情感的正常反应而已,不代表这是一张优秀的摄影作品,正如拍摄一张美轮美奂的雪山照片,雪山的美是自在的、自有的,不能简单地认为这就是一张出色的摄影作品。

 

同样,作为“摄影人文”奖入选和获奖作品,不应该是简单地讨论和认定是否传达了所谓人文精神,还应该考量其作为摄影作品的价值问题。毕竟,这不是“感动中国”节目,类似甚至雷同的感人故事可以重复出现,作为一个专业级别的摄影类奖项,当然要考虑将作品置于摄影史的脉络中是否具有说服力的问题,而不仅仅考虑是否有“人文精神”,是否感动人。简单地说,就是从摄影的语言、形式到主题,是否有一定的原创和突出价值。

 

类似“阮义忠摄影人文奖”这样的争论早就存在,一直未熄,当然也还会继续下去。什么是摄影,什么是人文,什么是纪实,摄影与艺术的关系问题,摄影的当代价值,等等等等。坦诚有效的争论是必要的,有利于摄影成长的。但争论要基于一定的共识性前提,否则势必会各说各话,在一个无解的怪圈中疲于奔波,无休无止,徒劳无益。

 (作者微信公众号:艺术围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