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纪实摄影的时间跨度与人性张力

3已有 861 次阅读  2016-09-14 23:07   标签Microsoft  style  纪实  张力 



张新民 《包围城市》



纪实摄影的时间跨度与人性张力



一般而言,纪实摄影的时间跨度可以从三个层面进行理解。一是摄影师完成一件作品所需要的拍摄跨度;二是作品内容所呈现出来的逻辑与精神跨度;三是作品的生命跨度,即是否具有超越作品本身的历史追溯和后续影响力。


要完成一件纪实摄影作品,所需时间可能短到几分钟几小时,也可能持续几天、几个月甚至数年。作品的逻辑与精神跨度,既可以是指较短时间内发生的一个事件的连续影像,也可以在为数不多的一组照片中呈现一个甚至几个时代的历史变迁。至于作品的生命跨度,则取决于在历史、文化及艺术等层面具有多大程度的典型特征和普遍意义。


表面上看,三者似乎是关于纪实摄影时间跨度的三个独立问题,但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回事。问题在于,对于三者的认识和把握并不那么明晰和容易。一件拍摄时间跨度很长的作品,未必有丰满深沉的逻辑跨度和精神跨度,而一件内容切口很小的作品,也可能成为历久弥新的经典影像。所以,纪实摄影时间跨度的三个层面之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对应关系。


王福春作品


毋庸置疑,从来就不存在纯粹客观的纪实摄影,所有的作品都是摄影师主观选择甚至是制造的产物,当然,有时还需要一点点运气。作品在生命意义上的时间跨度,无疑取决于摄影师文化艺术修养的广度与深度,以及选择和使用恰当的摄影语言的能力。然而,从操作层面来看,纪实摄影的文献特征,特别是与政治、宗教、文化、艺术等内容的密切关系,使其天然地拥有几分历史厚度和人文温度,这在相当程度上掩饰或者削弱了作品本身作为纪实摄影的合法性和艺术价值,同时也为某些摄影人的投机提供了可能。


少数民族和贫困山区等题材几乎贯穿了整部摄影史,直到今天仍然受到众人的追捧。这些题材所蕴含的文化和道德优势不言自明。如果说,早年的西方摄影师多数还是因为文化的隔膜而以一种猎奇、误解甚至曲解的视角审视中国,那么作为中国摄影师自身来说,再以这种视角进行拍摄自己的同胞就显得尤为可悲。庄学本等人的作品之所以时至今日依然有重要的启发意义,就在于摄影师没有以居高临下的他者立场进行创作,而是在平等、理性的基础上尽可能地融入拍摄对象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而揭示了他们超越时代的精神气质和文化魅力。


庄学本在《十年西行记》中写道:“与这些边地民族相处即久,就知其快乐有趣,古风依然,反觉其精神高洁。有自诋同胞为野番正者,为大缪。”今天,以摄影的方式“自诋同胞为野番正者”依然众多。呆滞、木讷、落后的国人形象在上个世纪末本世纪初一度成为统治中国当代艺术的主要图式,影响至今不衰。其主要原因是在传统文化割裂和艺术不自信的大背景下西方艺术资本和趣味选择的结果。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纪实摄影的价值取向。有的纪实摄影作品纵然时间跨度很长,从内容到形式都试图构建一种宏大叙事和深邃的人文视角,结果却往往文化的浮躁和精神的空洞而沦为类型化、符号化的伪纪实图式,潜意识中具有强烈的取悦大众和资本市场的投机色彩。


庄学本作品


当代艺术泡沫的破灭和自我反思也迫使长期以来将其作为参照物的当代摄影开始另寻出路,一定程度上也为摄影谋求身份独立树立了信心。很快,受到观念艺术的鼓舞,纪实摄影似乎在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后现代样式中找到了某种突破口。一部分摄影师开始转向博大精深的文学、哲学和宗教寻求灵感。纪实摄影由此悄然发生了分野,拍摄对象已经不再是作品一般意义上的目的,而是明白无误地变成了摄影师主观情绪和意象的“能指”,摄影师表现出了一种跨时空和跨学科的文化野心,拍摄内容不过是一个个被精心雕琢过的隐喻符号而已。这种驰骋于文化和时空交错之中的方式的确拓展了当代纪实摄影新的可能性,有的作品也令人耳目一新,但这种文学化、哲学化以及宗教化的摄影也加深了近二百年来摄影本体思考的一贯困惑。而且,这种形式对于摄影师的文化艺术修养要求很高,因此极容易走向煞有介事、玩弄概念的视觉游戏。


纪实摄影的宿命和悖论在于,摄影师参与其中的是一个时代最生动、鲜活和丰富的影像,同时却又面临着由于缺乏必要的时间距离而难以做出客观判断与理性取向的窘境。符号化、概念化的纪实摄影余毒难消,观念艺术的影响又几乎无处不在,纪实摄影不得不在一片关于身份和功能的争论与质疑声中踯躅前行。纪实摄影的时间跨度,从来就是一个动态的、辩证的概念,它揭示的不仅仅是拍摄对象的历史坐标和文化特征,更是通过摄影师之手展现出来的精神厚度与人性张力。


原文发表于《中国摄影报》9月9日第9版“话题”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艺术围城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