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艺术史学的当代性之四:再现叙事

7已有 2245 次阅读  2016-09-21 09:27   标签再现  叙事  艺术史 

艺术史学的当代性之四:再现叙事

 

段炼

江苏《画刊》20169

 

艺术史的写作,旨在再现业已发生的事情,再现的方法是叙事,而艺术史的叙事,也是历史的再现。再现虽具有视觉空间的共时性特征,但作为艺术史的叙事方式,却获得了书写的历时性;反过来说,叙事虽具有语言叙述的历时性特征,但作为艺术史的再现方式,却也呈现为共时的横截面。要之,再现不仅是柏拉图以来西方艺术理论的中心概念,也是西方现代主义和后现代艺术理论的一个重要概念,更是视觉文化和当代艺术研究的一个关键概念。

 

一、倒叙历史

作为艺术史论的一大关键词,“再现”在汉语学界迄今最靠前的使用,是高名潞在2016年夏季刚出版的专著《西方艺术史概念:再现与艺术史转向》,此书英文副题的关键词正是“再现”,一个学术化了的专业术语Representationalism

再现偏向于共时性横断面的展示,这些共时片段的串联有如羊肉串,便是叙事结构的基本方式。传统的叙事结构大致有三:顺叙、插叙、倒叙。后两者多见于文学叙事,而非历史叙事和学术叙事。传统的艺术史叙事为顺序,遵循了历史发展的实际进程。在文学叙事中,倒叙是一种有效的再现方式,但在艺术史的书写中,却极为鲜见。

最近读到一部艺术史,费顿出版,书名Art in Time,中译本尚未面世,但中文译名是《世界艺术流派发展史:从古典时期到信息时代》。翻看目录,此书凡九章,并非如副题所示,而是反过来,从信息时代到古典时期。没错,这是一部倒叙的艺术史,英文原名的副题是“世界艺术史及其风格与运动”。且看全书九章中关于最近一个多世纪的艺术史编排:《第一章“信息时代”:21世纪到20世纪晚期》、《第二章“太空时代”:20世纪中期》、《第三章:“战争中的世界”:20世纪早期》。这不是凭空想象的虚构性文学作品,而是学术性的艺术史著,无疑,这是对艺术史叙事的颠覆。

我们早已习惯了顺叙的历史,我们不假思索地从古典时期开始阅读艺术史,从来没有想过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该怎样面对历史?是转身回望过去,还是从过去前瞻现在?为了通常的后一种情况,我们怎样才能达到过去以便前瞻?一旦到达,我们作为过来人,还有必要前瞻吗?或许,“前瞻”得改为“反思”。如果我们对历史叙事产生了这样的疑问和思考,那么,倒叙艺术史便成为可能。而且,也许倒叙更符合逻辑,正是倒叙才使我们得以一步步走到古代,抵达艺术的源头,所谓“溯源”即是。

那么,艺术史该怎样倒叙?费顿这部书便是一例,且看第一章的十六节篇目:网络艺术、关系艺术、年轻英国艺术家、恶心艺术、85新潮、古巴文艺复兴、当代土著艺术、新几何主义、后现代主义、杜塞尔多夫学派、新表现主义、伦敦画派、新地形学派、大地艺术、女性主义、录像艺术。这倒叙,从21世纪的今日数字新媒体,回溯到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其中的每一节,都是一个横截面的再现。

照费顿出版社的推销语所说,历史倒叙能更好地复原并再现艺术的实际发展进程,能让读者耳目一新。有史学家不认可这一说法,宣称倒叙不能再现艺术发展的进程,因为倒叙违背了历史发展的真实顺序。在此,如果历史的发展是行为动作,那么历史本身便是行为动词的主语,而今天的读者则是宾语,这样,我可以用一句英文来讲艺术史的主谓宾关系:I show you,或者更确切一点:Art history represents the development of art to you。以传播学眼光看,倒叙是从受众(读者/解码者)的角度出发,是从宾语的角度去逆向溯源主语(编码者)的行为。也就是说,顺叙还是倒叙,是书写艺术史的视角问题,而不是艺术史发展的方向问题。正因此,作为一种再现方式,倒叙不会颠倒历史,不会篡改史实,而是为读者提供了一个新视角,以期从中读出新问题,求得新释义。

作为西方学界“新艺术史”的近作,费顿这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