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反观己作“大麦X黄”等三画随感

已有 741 次阅读  2021-01-24 11:47

反观己作“大麦X黄”等三画随感

 

江南达者 童山雷

 

 

因今及“旧境重现”画作系列,乃识却原来此三画虽皆涉“大麦X黄”意,其实事境与作画择重点俱有所不同。

 

反观己作“大麦X黄”等三画随感

1、《大麦风黄雨满溪》(1995年):远年携画友写生实境。“看点”在于麦黄时节,山溪水涨,众人相携涉水而徜徉于此清风抚拂、麦浪摇曳之初夏滩野煦和氛围内。感觉情味甚够,唯惜稚拙气息忒过之。

 

反观己作“大麦X黄”等三画随感

2、《大麦初黄》(2009年):纯表达无人之境。写此野麦初黄、溪滩岑寂景象。景物本身梳理较前画有序,而所憾者反稍觉沉闷,且所展示之较长横幅形式,亦过于空落,有似舞台之境,略觉不宜。

 

反观己作“大麦X黄”等三画随感

3、《大麦风黄花满溪》(2021年):“抽取”前两作切合己意之处,仍以斯境另行生发画意。以历历可数之阔大笔触点厾挥写,并着意避免匀染,通幅结体松灵却又形态参差缭乱。云光淡荡间,整体氛围看似杳茫岑寂,却分明有着无限生机活跃于内。当不负再三而画此情此景者。

回顾截至1994年之吾作,姑以网络中某有心识者论:“感觉早期的画风虽然苍劲,但极为压抑、苦闷”。而1995年,自从那几近三十年(1966年潜心斯道起)“实打实‘正规画风’”忽得转入简明朴艳且尤重俗生情味之风格以来,己心慰甚,因以“蜕生”名之。久后画中物象简而更减,乃至空寂禅意渐次笼罩于楮幅,并略趋于同。遂惕之,复又再度收敛,繁简不论,还欲于画面本身构成中寻觅艺趣。而这一行便已又是二十余年,个中之磕磕绊绊,迂回曲折,岂可是三言两语得能述清。总而言之罢,画者倘属“单一本色”,毕生只顾循惯常之路直走下去,当然相对简单。若属任性惯玩“花样”,了无顾忌,也算得个痛快。唯独有似吾人者,感觉自少至老,画作面目只在某种固定模式内“生灭”,固然心极不甘;如若但求风格多变,一玩而至连画种基本囿限皆不管不顾哩,那显然也非本意。所以看来最是“考验”这人耐心的,就是这“稳健实验型”艺路了。然而这自当是必须面对的事,或就说是吾人之宿命,也不为过。为了咱这“入骨之嗜”,为了真切、合度地将深心因时因势因情因境而生发的具体感受,连同由此认定的具体表达形式,即所谓独特之“美感”,都“一股脑儿”地“率性发泄”出来,也只好就这么下去呗……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