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不务正业 2012伍人“反串”艺术作品展

2已有 2858 次阅读  2012-05-12 00:22   标签2012  艺术 

 

前 言                                                                                                                                                                                                                                                                                                                                                                                   

      “不务正业在现代汉语辞典里的意思是指丢下本职工作不做,去干其它的事情。我们的不务正业是为了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而去干其它的事情。 对从事近三十年大学艺术教育的我们来说——在相同的教育背景下,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一直是我们的唯一诉求,而且准备一直这样做下去了。但是无论生理上还是精神上的假装兴奋都是没有用的。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发现彼此正在不自觉的怂恿自己离开本专业从不同的角度去发现艺术的更多可能性。曾几何时,我们和我们的前辈们在本来都属于艺术的国、版、油、雕 、设计等专业的盒子里勤勤恳恳工作了一代又一代。如今,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已然变成了一个村落,五大洲四大洋也无非是这个村子里的几块陆地和水塘而已。于是,我们抱着一份童真,以一种玩的心态,索性到其它陆地里去走走,到其它水塘里去游游泳,去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

        既然是玩的心态,就必然无所顾忌,不在乎是否正业,也不在乎是否专业了。有朋友说你们这是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我们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只要是通向艺术的路,那我们横竖都可以走。敢于探索的人,无路也可以走出路来,墨守成规的人,有路也是无路可走。”  

        说到正业,我们一直信奉老师授与学生一碗水,老师自己就要有一缸水那句老话。然而,我们实在不希望自己是一缸水,因为那是死水。我们希望自己是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溪,让我们的学生随着小溪流入江河,最终汇入艺术之海。也希望我们自己是一片汪洋,可以海纳百川,让我们的学生在艺术的海洋中自由的畅游世界。 

        我们希望在这样一个格式化的世界里,能够重新回到艺术的原点,去思考艺术那本来的意义... ...

                                                                                          吾任 二〇一二年四月十六日于鲁美

  

陈连富

              1956年生于黑龙江,1986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

    现任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副教授,英国皇家雕塑协会会员,

    中国雕塑协会会员

缘起——自  语

  摄影作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有着与绘画、雕塑同样的艺术魅力。艺术家玩儿拍照以不同的视角来扑捉世界,因为不是这个专业,也就不怕别人笑话。

  我拍人像,是在我的工作室里进行。房子有两层:一层用于做泥塑、青铜打磨、着色及大理石雕琢;二层是喝茶、品咖啡和听音乐的空间。为有较好的吸音而减弱混声,在整个西侧墙面贴满暖颜色的壁毡,后来成为拍摄用的背景墙,也逐渐让我喜欢上拍摄人像。

  拍人的感觉和我做雕塑的语言很接近,没有大幅度的动作、夸张的表情。重颜色的背景及或站或坐的姿态,似以微小的形态与表情来揭示不同人物的心灵深处最美好的那一面。

  镜头面前,人人平等。

                                    陈连富

 

 

王家增

1963年出生于辽宁省沈阳市。199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版画系并留校任教 ,教授。 

缘起——另一种眼光 

  看到两段有意思的话—其一:中央美术学院谢东明教授说“央美不主张油画系学生越界,油画必须要专业化。就好比扭秧歌也可以,但跳芭蕾的必须得专业到底”;其二:美国作家彼得·海斯勒在《江城》中谈到了专业人士和中国小城学生对莎士比亚的理解。在长江边,在涪陵小城,“我们阅读着诗歌,我们感受着愉悦”。

  自五十年代以来,国内各大美院的绘画专业建制是条块清晰的国、版、油、雕,大家各自关门研习,专业的高门槛让旁人无法觊觎。各专业人士之间似乎有种无形的傲慢与隔膜。时至今日,社会生活、艺术形式日趋多元,绘画也应放置在一个更大的格局中去审视。我们尊重对某种艺术形式的极致探求,我们也应欣赏对绘画技巧、语言的融汇与再生。美院的基础训练只是让我们掌握表达的手段,而创作的源泉来自生活和心灵。当从某种程式化的规矩中跳脱出来,摆脱一些惯性,抛弃一些繁文冗节,我们可能更接近艺术的本质。作为一个画画的人,需要考虑的并不应该是门类的问题、不是工具的问题,重要的是作品是否具有更强的表现力、是否呈现更有活力的样式。所谓专业化终究不要落入狭隘、迂腐的窠臼,而变成盲目的孤芳自赏、变成无意义的自说自话。当换一种视角,用另一种眼光去看,我们可能会消除视觉上的盲点,重新发现各艺术形式的美妙之处,会感受到别样的新鲜气息。我们画着,我们感受着创作的愉悦。

  “每一样美呀,总会离开美而凋落,被时机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王家增

 

张  峰 

1965 生于辽宁沈阳

      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学士学位.纽约艺术学院硕士学位  

           现为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副教授

缘起——平面与立体的对话

  几年前在鲁美美术馆看了一个意大利2RC版画工坊做的一批大师的版画,很惊讶他们为什么把版画做得如此接近雕塑。是这个展览勾起了我对儿时刻“啪叽”(pia ji)的回忆,同时也真正激发出了我做版画的冲动。

  做什么是个问题。想起自己雕塑的创作过程,用泥塑来表现水墨的尝试,就决定以自己的雕塑为题材。后来发现整个过程很有意思,从纸上平面的水墨到三维立体的泥塑,再经过材料的转换变成青铜,然后再用铜板刻出来印到纸上成为二维的版画。这一制作过程最容易做出“有意味的形式”的东西。

  或许做立体的雕塑家都有在平面上创作的渴望,正如很多画家也渴望用立体的雕塑去叙述三维空间的故事一样。                                                               张峰

 

于小冬

1963年生於沈阳市,1984年毕业於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1984年-1997年

    任教於西藏大学艺术系,1997年任教於天津师范大学,2002年任教於天津

    美术学院

    现任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缘起——西藏的诱惑

  我本来是学国画的,1984年鲁美国画系毕业,接着去了西藏。在西藏的时候,我第一次想到要改画油画,原因有三个:

  一、西藏的景色、人物造成的视觉强度让我感到国画材料的表现力是很有局限的,油画材料有更丰厚的表现力,似乎更应和我在西藏获得的强烈视觉感受。

  二、我热爱北宋山水,唐宋人物画。从恩师王义胜、李中禄等前辈那里认真地学习了传统工笔人物画的技艺,那是我借工笔理解古典油画技巧的出发点。这样的学习背景让我找到了由一个画种进入另一个画种的支点,试着用自己曾经熟悉的技法试验揣摩另一个完全西方的画种,并从中发现两者在源头那里的相同点。也学着对比两者在后来的巨变中各自发展的差别和近似之处。20岁前我对文人画的魅力是没有深切体会的。也是因为,我毕业的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与江南的笔墨情趣的传统是很不相同的。鲁美有两个独特的传统:扎实的苏派素描和大型历史画创作,在学院的四年里打下的基础主要是造型能力,也埋下了苏里柯夫式大型创作的激情种子。  

  三、从学国画的当初直到改画油画 ,我最不能适应的是:国画是不能在画面上改动的,错了换纸、换绢,从头再来。似乎推敲只能在前期画稿中进行。后来知道是自己当时对传统国画的技法史了解不够。其实,中国古代就有《永泰公主墓壁画》那样勾复线改画面的人物画,复线与积墨在山水中的例子就更多了。因为当时我找不到反复改动不断积累的丰厚时间感,这一点让我很不畅快,早在学校的时后我就已经蠢蠢欲动早就打算改画油画。

  把哪一个画种画出点样子都不容易,既然改了油画,索性画下去。

                                       于小冬

 

                      

张英超

1963年生於沈阳,1984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油画专业

现任鲁迅美术学院环境艺术设计系副教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会员

缘起—喜欢不需要理由

  对雕塑的喜爱是我小时候就有的一种情结。记得每当我在灯光下对着石膏像画素描的时侯,心里就会对产生奇妙光影的雕像有一种莫名的敬畏。总想亲手去抚摸一下那起伏跌宕妙不可言的形体结构,常常在惊异于造物主的伟大之后,手指间总会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欲望—这也许就是我如今做雕塑的缘起吧!

  尽管命运安排我八零年考入了鲁美油画系,学了油画专业,但我对雕塑的迷恋一直没有淡去。米开朗基罗、罗丹、奥古斯丁……这些雕塑大师的名字一直萦绕在脑海之中。虽然油画也是我的最爱之一,然而把平面变成立体的冲动,以及喜欢把握形体浑然契合的天性,使我对雕塑的喜爱欲罢不能。感谢陈连富老师让我在他的雕塑工作室里一不小心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感谢张峰青铜雕塑工作室给予我的鼎力支持;感谢那些所有帮助过我的雕塑系老师及雕塑家朋友们;是他们让我找到了做雕塑的自信。

  人物肖像,一直都是我喜欢表现的艺术题材。我喜欢观察人,喜欢人的面目表情去掉喜怒哀乐之后的那种淡然、那种漫不经心、那种无语的休闲、那种由于生活所迫的隐隐哀伤……   

  人—本身就是一部关于宇宙生命的大书,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阅读她,用油画、用雕塑、用一切的可能……

                                      张英超

 

后     记

去年的某月某一天,我们刚好是国、版、油、雕出身的五人,不约而同地发现了彼此的秘密。都是在教学之余做着与自己本专业无关的专业勾当,而且兴趣盎然,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感觉。这里面没有刻意的追求,也没有故弄玄虚的张扬,纯属自发的心智所然。这不是英雄所见略同,而是我们这一代人刚好齐聚这人生的十字路口,在对自己过去坚信不疑的“传统”开始反思。回忆过去,我们不知不觉放弃了使用“本能”的权力,背负太多的枷锁,服从太多的“龟腚”,自己把自己捆绑在看似崇高的十字架上。今天,麻木的生命已经苏醒,喜欢不需要理由,想干就干。毕竟我们失去的时间太多,也许愚钝的天性使我们在见到自由希望的时候变得有些一无反顾。因为宇宙比我们预知的要大,我们连一粒尘土都不是。得失都是瞬间,神马都是浮云。我们要做的就是按照自己喜欢的路——心无旁骛地一直玩下去。欢迎板砖臭鸡蛋、鲜花和掌声,谢谢谢!

                                                                      吾任  2012.5.12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