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美国詹姆斯·惠斯勒绘画的东方元素

已有 803 次阅读  2021-01-05 16:15

美国詹姆斯·惠斯勒绘画的东方元素

 

看着詹姆斯·惠斯勒《来自瓷器国的公主》的画,我感觉这个姿态与东方古画的某幅画有点相仿佛,先找唐代仕女画查看,没有发现相似的,突然想起唐寅的《牡丹仕女图》,这个也是执团扇的姿态。通常西洋画家用模特儿画画,总要摆个姿态,而这个姿态要服从画家的旨意,穿着画家想要的服饰。我无法完全肯定惠斯勒是否看过唐寅的《牡丹仕女图》,但那个姿态极为神似,只是方向上反过来了,另外他画的旗服女子也让我想到陈逸飞的那些油画,主要是清朝风情的服饰,显然陈氏受时代的局限,或者历史的现实,他只能画他熟悉的满服女子,虽然这些女子是江南汉族女子为主体,他画民国风情也是旗袍系列,这个也是时代的现实,只是我们今天提倡的是恢复汉唐风情,那么东洋和服的风情相对来说是较满服接近汉唐风情的。

明朝是汉文化的复兴期,唐寅的绘画服饰风情体现了这一点。自从印象主义画者诸如莫奈、凡高等人画了一些着和服的洋女子,或者绘有浮世绘背景的画,此后更多西洋的画者开始注意在自己的作品中渗入东方元素,无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我们可以把莫奈、凡高等人对于东方元素的吸纳看成初级阶段的,而惠斯勒或者还有巴尔蒂斯等人看成学习东方是进入高级层次的画者。

惠斯勒的画,并不能说是一种扁平的感觉,而是浮雕的感觉,这事实上是东方画者追求立体感时的一个限度。甚至他画的《黑色与金色下的夜曲:坠落的烟火》时追求的就是绘画语言中的内在节奏感,蕴含音乐的元素,这幅画让我想到的赵无极的作品。显然惠斯勒尝试他的新意思时,周边的人并不理解他,他是超前的,这已经是有现代曙光的绘画实践,这幅画还让他陷入一场官司。《黑色与金色下的夜曲:坠落的烟火》这幅在常人看来黑不溜秋的作品,仍然不算完全意义的现代抽象作品,只是看着有一种前瞻性,他的幅画还是有具象的感觉,有天空,有烟花,还有人影,虽然有些人影看着虚空,迷离,有一点幽灵徘徊的意味。但我相信的是,这幅试验性的作品对于他未来的现代艺术家,应当有启示的作用。

东方元素,有一个代表的物质是扇子,或者团扇,或者折扇。团扇起源是中原,折扇当是列岛发明,詹姆斯·惠斯勒在他的作品中,包括没完成的作品中,会反复出现这一意象。我这里要说明的是东方扇子,并不单单是为了作为古代纳凉的工具,扇子像雷尼-玛格丽特的烟斗一样,有另外的意思,因为纵是在冬天,斯文的东方帅哥靓女,手中不少这样一种物质媒介,这似乎体现了一种身份,甚至对于武林高手来说,这就是特别的兵器。确实扇子已经超脱了它的物质性质,而有了神性与灵魂。

我们说詹姆斯·惠斯勒的作品具备内在的节奏感,在学习东方风情上较之印象主义画者更为深沉,那么是什么启发了他的灵感,我从詹姆斯·惠斯勒作品的色调上与质感上的分析,那就是东方古代绘画的那种时代沧桑带来的一种古铜色的迷离风情启示了他,惠斯勒的《工作室中的惠斯勒》这幅画所展示出来的,就是这种东方古画显现的迷朦风情,事实惠斯勒把这种色调,还有润湿与迷朦的感觉渗入他大部分作品中,所以他的艺术品中的东方元素,不仅仅是画了和服,旗服,瓷器,榻榻米,屏障等等,更重要的是东方的情境。而且他又是以洋女子与洋人为对象作画,融合东方又不失西方主体的核心部分,让人们把他看成有东方风情的西方画家,这才是准确的评价。

如果说惠斯勒的绘画的东方风情还有点隐晦的话,他设计的孔雀屋,却能让你更加的直观明白,他在这个方面是极为诚实的,他完全的借用更多东方的东西,为营造自己的艺术意境服务。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