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孟涛参展作品

173已有 25860 次阅读  2013-03-27 10:19   标签威尼斯  中国  center  美术馆  艺术展 
                      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孟涛参展作品


    由中国美术批评家王林担任总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为中方策展人、批评家Gloria Vallese为意大利方策展人所策划的2013威尼斯双年展大型平行展《中国独立艺术展:未曾呈现的声音》获得双年展组委会正式批准授权举办,且将于2013年6月1日至11月24日在水城威尼斯展出。

   威尼斯双年展是一个拥有上百年历史的艺术节,是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活动之一,被人喻为艺术界的嘉年华盛会。而平行展则是并列于主题展、国家馆展的当代艺术重要国际展示平台,是全世界自由策展人通过非营利艺术机构和威尼斯指定场地向组委会申报的学术性展览。

   此次展览是中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参展人数最多的一次海外艺术群展,能够整体的、全面的呈现中国当代艺术复杂而又丰富的面貌。


参展作品三件:

《禽兽人间》布面油画 800cm x 240cm 2013


《梦想》绘画装置 700cm x 240cm 2013


《孔雀》苏绣装置340cmx70cmx180cm  苏绣 丝线 钢架等  2010



                                            禽兽人间:一个人的圣经

                                              ——聆听孟涛绘画中的声音


 “那是最昌明的时世,那是最衰微的时世;那是睿智开化的岁月,那是混沌蒙昧的岁月;那是信仰笃诚的年代,那是疑云重重的年代;那是阳光灿烂的季节,那是长夜晦暗的季节;那是欣欣向荣的春天,那是死气沉沉的冬天;我们眼前无所不有,我们眼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径直奔向天堂,我们都径直奔向另一条路。”

在浓园工作室创作现场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的这段话用在孟涛的绘画中最合适不过了,像他自己所言,我们的生活的世界“繁华总是与危机并存,美丽总是与伤害同行”,他不是有意在画面中制造矛盾体,而是在践行着艺术家的责任,将个人对当下的体验与遭遇用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而这种方式或许超越了一般意义上人们的视觉经验,过去、现在、未来的图式并存,天堂、人间、地狱的场景同在。


前奏:视觉的逆转

    20世纪80年代末,孟涛在四川美术学院学习国画,90年代初毕业后从事风景题材的油画创作,因为喜欢宋元山水画,孟涛在创作中也有意探寻宋元山水空灵、深邃的意境,再加上原本的国画功底及对自然山川的深入体验,在他的风景油画作品中总能传达出一种田园诗般的氛围,既有国画的写意特点,也有油画的笔迹运转,二者融合共同营造出艺术家在此时此刻的瞬间情感。


    就这样孟涛以山水画传达情感的创作延续了近10年,尽管顺风顺水,但2008年孟涛还是追随着自己作为艺术家的内心,开始了在艺术语言上新的探索——从山水画到禽鸟题材。当我们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我开玩笑地说如果这次转型不成功,或许会给他带来很大的“损失”,而孟涛的回答则是严肃、认真又坚定的:“我最早画中国山水式的风景画,更多地是关注人与自然和谐的一面,是田园牧歌式的赞美。但优秀的艺术作品应该融合艺术家个人的内心体验和原创意识,艺术家在任何时期都应该具有批判意识,具有对问题思考的能力”,也许正是在这种想法的驱动下,在对现实的思考与批判中,孟涛的作品风格发生了转变,转型之后的作品更多地关注人与自然有问题的一面,关注生命,从自我的小世界中脱离出来,面对更广泛的世界,用批判的眼光讨论关于人类、生命、社会等的普世价值。


    在这类作品中,孟涛完全颠覆了之前田园牧歌式的山水画创作,赋予作品新的生命内涵。各种姿态的禽鸟、禽鸟血淋淋的伤口、哀伤的眼神、醒目的内脏、时不时出现在画面上的血滴……这一切都打破了富贵堂皇的色彩经营的视觉美感,画面远观的华丽与近观的暴力形成强烈反差,观众会被冷不丁地震撼到,这种震撼也只有观者亲自体验过才能理解,也才会体会到艺术家创作这类题材时的情感,这是艺术家对人、物、自然等的反思与批判。


    如果说从国画材料过渡到油画材料是孟涛对技法的探索,2008年作品风格的转变则是孟涛在艺术语言上的逆转,不仅是视觉语言上的变化,更是一个方向性的变化,艺术观念和艺术态度的转变,也是中国传统资源在当下时代的转换和运用。


主旋律:禽兽遭遇人间

    2008年,孟涛的创作逐渐转型,就像是一次蜕变和新生,2010年孟涛带着转型期的作品与邱光平在四川省博物院做了一次联展,也是一次双个展,主题为“禽兽人间”。对于这次展览的主题,策展人王林先生在前言中如是说:“如果要解释,一是禽兽在人间的遭遇;二是人间有时禽兽不如;三是人与禽兽应如何相处。题目而已,仅为提示。看官之娱、观者之思,全在于作品本身”。一句“全在于作品本身”道出了艺术家创作的价值和意义,作为生活在社会中的一员,艺术家有责任和义务去发现、揭示问题,为人们提供一种思考的视角,让人们重新去认识那些习以为常或被忽视的一面。


    孟涛说:“在我看来,一方面我们处于一个繁花似锦、歌舞升平、欢歌笑语的时代,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为人们提供了看似雄厚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我们也处在一个凄风苦雨的坏时代,到处充满着诱惑、欲望、伤害、暴力和各种危机。繁华总是与危机并存,美丽总是与伤害同行”。孟涛看到了隐匿于繁荣表象下的危机,也意识到这些问题的产生并不是单一的,而是源于很多层面的纠葛、牵连,比如环境、能源等生态问题与健康、诚信、道德、意识等问题是相互影响的,哪一个方面出了问题,其他方面都会受到牵连,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孟涛在作品的视觉表现上,选择了以动物为主题语言进行创作,表达个人对环境问题、动物杀戮、生命的关注,进而是对人类自身问题的反思。


    从2008年转型至今,“禽兽”主题一直是孟涛探索的主题。2012年末孟涛开始了大型画幅的创作,《禽兽人间》、《梦想》两件作品随之诞生,仍是“禽兽”主题的延续,只是这两件作品以更大的尺幅集中地反映人类与动物、人类与环境、人类与人类之间的关系。这两件作品与2010年创作的《孔雀》苏绣装置作品一起,参加2013年第55届威尼斯国际双年展的平行展——中国独立艺术展:未曾呈现的声音,与来自其他国界的艺术家、策展人、观众等一起探讨全球人类面临和关注的共同问题。


    《孔雀》这件苏绣装置作品创作于2010年,是孟涛将油画与传统民间刺绣艺术的转化,因为在孟涛的油画作品中,禽鸟羽毛笔触、肌理等的表现也有刺绣的特点。在这件装置作品中,孔雀的形象都是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光是线的颜色都有近千种,画面的色彩非常丰富。


     《禽兽人间》是一件组画,由四件大尺幅作品构成,作品里面的元素非常丰富,除了有观众熟悉的、受伤的“禽鸟”,“兽”的形象,如嘶鸣的马、黑熊、猩猩等,还有很多类似小丑的人类形象、骷髅、天使等,乍看上去俨然是一种人间、天堂、人类、物类的大联欢,但细细观看,在血液构成的长河中游泳的天使、满手是血的人物、踯躅前行的骷髅、哀鸣的动物、花瓣造型的血滴、内脏塑造的宝石……这一切原本看似美丽的景象轰然倒塌,一种陌生感直逼观众的内心,这些似梦似真的场景相互交错显得异常迷离,也让观众的内心产生强烈的抗拒,就像是触到了潘朵拉的盒子,原本美好的期盼变成了残忍的现实。


    孟涛仍然用华丽的色彩创造着跟人与物有关的作品,在华丽丽的外表下是赤裸裸的暴力,谈及到这幅作品时,孟涛说他一直在构思这样一件作品,一件无论是从尺寸还是内容又或是传达的情感上都能震撼人心的作品,画面中的信息其实是他在日常生活中收到的各种信息的重新整合、编码、再创造,在绘画过程中再通过不同的情绪感受做出一些调整。画面中类似小丑的人物形象与各种“禽兽”形象相互交织,让观众想起马戏团这种源于古罗马斗兽场的团体表演组织,无论是血腥残酷的演出还是娱乐滑稽的动作,最初是为了能填饱肚子,而现在大多是为商业需要,人类不断地消费、娱乐动物,让其产生某种商业价值,殊不知也消费了自己,娱乐了自己,这样肆无忌惮下去,最终的苦果也只有自己承担。《禽兽人间》营造的众多形象构成了复杂的画面结构,也让观众体验到了魔幻和超现实的景象,这也是这件作品突出的一点,画面中的每个元素表现都是写实的,它们组合在一起,则构成一个超现实的魔幻世界,这个魔幻的世界恰恰是反映社会现实的一面镜子,在这个世界里,观众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或许在某一个时刻我们也曾为了生存、金钱或其他原因而去娱乐动物或成为被娱乐的小丑。人们在伤害、暴力等问题面前,更愿意用美好的外衣做掩饰,但孟涛的作品恰恰褪去了这件美好的外衣,血淋淋构成的五光十色、辉煌灿烂提醒着人们应该直视的现实问题,画面的色彩的热烈与其所传达出的沉重主题也形成呼应,表达了艺术家个人精神存在。


    另一件名为《梦想》的作品,在视觉上与《禽兽人间》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这也是一件组画,《禽兽人间》是一件横向组画,《梦想》是一件纵向组画,也是绘画与装置相互结合的作品,主题画的仍是孔雀,但这幅作品里包含着更多的象征意味。这件作品完整的表现形式是以较细的31根铁链悬挂,且上下两部分并不会完全结合在一起,而是有一小段断裂,这样的安排也是孟涛有意为之的。


     《梦想》的上半部分表现的也是孔雀的上半身,画面非常纯净,大部分的画面都是留白的空间,与艳丽的孔雀形成强烈的对比。下半部分的画面则比较饱满,最下面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看出那些几乎没有形象的形象是最普通的人群,在人群的上方就是升腾的华丽的孔雀。画面上下两部分在视觉感受上有着明显的差异。在构图方式上,孟涛采用了完全对称式的构图,孔雀的头部、背部构成一条分割画面的中轴线,横向的翅膀与纵向的身体似乎又形成了一个向上的十字架造型,这样的安排更增加了画面的神圣感和象征意义。


    在画面中,孟涛还用油画颜料营造出了一种国画宣纸晕染的效果,这也是孟涛油画创作的语言特点,使油画颜料硬的质感过渡到一种柔和的程度,同时在视觉上也能起到润色的作用,虽然不是艺术家有意为之,但这种意外的创造也给作品制造了意外的效果。悬挂起来的《梦想》高度达7米,观众不得不去仰视画面,向上飞腾的孔雀给观众一种压迫感和距离感,画面上向下流淌的颜料增加了画面的现场性和鲜活感。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单幅作品不能完全表达艺术家的思想,所以孟涛才创作了这幅更加集中、复杂的组画作品,给观众提供更多的思考点。因为在孟涛看来很多事情发生的原因并不是单一的,而是多层面的,就像作品中想传达的意思一样,看似无厘头,实际上有一条很清晰的脉络,是艺术家经过长时间的积累和观察最终形成的独立的思考艺术和看待问题的方式,艺术家在画面中所探讨的问题应该是人类的共识问题,人们应该从中去寻找更深层次的原因,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表面。


艺术家独特的偏执与自由的灵魂

   “只有我们迷了路,换句话说,只有我们失去了这个世界,我们才会发现自己,才会欣赏到大自然的宏伟与奇特,才会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和我们之间的关系”。——<美> 梭罗《瓦尔登湖》


    美国文学家、哲学家梭罗用文字记录自己感知的自然,孟涛则是用绘画在探讨人类与自然中万物之间的关系,虽然他之前的风景画市场很好,但他认为自己应该有更进一步的思考,而不仅仅形成一种图式。艺术家应该坚持个人独立性、原创性和批判性的东西,当他感受到“人类应该与自然万物和平相处,但在贪欲、占有欲的驱使下,人类总会做出一些残忍甚至残暴的事情”等这类问题的时候,他的艺术新课题也由此诞生。与之前的作品相比,现在的作品大多是情绪的直接宣泄和表现,有些画面的细节比之前要细腻得多,但现场感和激情仍然很强烈、很明显。


    在作品创作中,孟涛的绘画语言大多都比较随性,少加修饰,尽量保持绘画的原初性、独立性,将艺术家创作的生命痕迹、情绪表露在画面中。其画法的特点是透明画法,即一次性画完,不再去重复修改,在他的调色板上白色颜料是缺席的,这种画法难度大,但画面成型以后很丰富。也可能是受国画教育经历的影响,孟涛在油画创作中感性多于理性,情绪性的传达多于设计性的安排,所以在他画面中的形象充满超现实的想象,在细节和整体的处理上也是理性和感性的转化和游离,是带有艺术家个人思考的东西,也是艺术家观念、观点的传达。当艺术家进入到个人思维空间进行创作的时候,这种空间几乎是封闭的,也只有艺术家能理解自己的这种思维模式和方法,常人很难介入和改变,最终这种方法和态度会形成艺术家独特、独立的创作方式和创作习惯。这也许正是艺术家的偏执,这种偏执让艺术家的思考更贴近当下生活,这也是艺术家最大的贡献和价值,通过具有个人特点的创作提供一种思考的方式和一种可能性。   

                                     

                                                                             文/ 蔡芳芳

更多作品局部: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21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