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行里的故事——清紫檀木素笔筒流转记

10已有 15219 次阅读  2012-09-25 10:59   标签笔筒  紫檀木  故事 

    我收藏的这只紫檀木笔筒,高117厘米,通身光素无纹,造型简洁,微有束腰,口径略大于底径,底部中心镶底,行里称“小底”。器型简约空灵,线条挺拔而圆润。色泽褐紫,油光可鉴。木纹细短弯曲,肌理致密凝重,古雅静穆。通体包浆厚重,角质物明显,实为清早期佳品。

    此物流转颇为有趣,青岛胶州王台乡为古代明清海运码头,常出重器,曾出过成对的明式黄花梨圈椅,黄花梨画案等,为行里津津乐道。一日,王姓商贩和往常一样,走进村里,来到小卖部前,从摩托车后座卸下一只破木箱,摆在地上,里面装有瓷碗、瓷罐、砚台、印章、铜钱、旧书、老信封------这些都是收购样品,给村民看的。用来放录音的无线喇叭架在摩托车上,打开开关,村子里立刻回响起吆喝声:“收古物喽,收古物喽------!”早些年,王姓商贩曾在这个村子里花五十元收到过顺治麒麟芭蕉纹青花大罐,转手五千元卖给了河北人,搁现在最少也能卖五万元。

    春节刚过,正是农闲季节,不一会儿,木箱前,围满了老老少少一群人。这时,本文所记的紫檀木笔筒出现了,一个中年妇女手持一件烟熏火燎,充满污垢的木筒子来到王姓商贩前:“老辈留下的,给俺看看,是古物不?”王接过木筒,手感分量重,用指甲一抠,木质坚硬,使劲用袖子蹭了几下,黝黑如墨。立刻来了精神,心想,至少是老红木的!回答道:“老的,我收!”中年妇女说:“先不卖吧,等俺儿回来再说。”拿过木筒转身走了。这种情况,一是物主不知道价值来询价的,此刻,既使价出得再高物主也不会卖;二是确实不懂,怕卖贱了。王姓商贩判断,应是第二种情况。这种情形他经历多了。他若无其事,不动声色,并没有急于叫回中年妇女。只是打听好了妇女的住处。

    很快商贩敲开了农妇家的院门,农妇以胶东农民特有的质朴,热情地招待了他,一番寒暄后,商贩掏出了一张名片,说自己是为公家收古物的,然后很认真说,要用二十元钱收购农妇家的一只旧马扎,农妇自然很高兴,村里木匠做了没几年的东西,竟值这么多钱!商贩接着提出要花十五元购买那只木桶子。农妇欣然同意,还关切地说:“公家的钱都是有数的,花多了也不中,对吧”。东西到手,商贩骑上摩托车疾驰而去,出村不久,便将二十元买来的马扎随手扔到了路边。

    回到家,商贩用棕刷清去笔筒上的污垢,稍加擦拭,笔筒立刻宝光四射,和他以前收到过的木笔筒大不相同。会不会是紫檀的?商贩从没有见过紫檀,他无法断定。于是找来一张报纸包好笔筒,急匆匆来到城东开古玩店的严老板处,他尊严老板为师父,当年是严老板领他入的行,从乡下收来的东西,大部分转卖给了严老板。

    笔筒摆在桌上,严老板没上手,便看出这是一件大开门的清代紫檀木笔筒,行里价格在万元以上,商贩捡了漏!然而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东西不错,千数块钱好卖”。古玩行里靠眼力吃饭,严老板自然不能把吃饭的本事传给别人,这也是古玩行的行规,并不涉及道德问题。

    严老板的话让商贩很失望,师傅开出了红木的价,可见师傅并不认为这支笔筒有什么特别之处。要搁以前,三十五元买来的东西转手能卖一千多,他会毫不犹豫的转给严老板了。现在他有些犹豫,对严老板说:“东西来的便宜,放放再说吧”。

    商贩前脚一出门,严老板立刻拿起手机,拨通了在中学当教师的妻弟的电话:“小王刚收了一个笔筒,你去帮我买出来,出价不要超过两千”。不几日,行里都知道严老板新收了一只紫檀笔筒。

当我从严老板手中买到这只紫檀笔筒,价格自然已经过万了。

zitai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