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湛然红

14已有 13865 次阅读  2012-09-25 11:25   标签湛然 
湛然红
 



两年前的小说里,我就创造了湛然红,然而却始终画不出湛然红。前天画出了宋元文明的《蓝仙》系列,今天迎来了明朝的红色。

整个明朝的书画,除了徐渭的泼墨花卉使我耳目一新,之后便是董其昌了,当然他也没有逃脱宋元的风格,只是更秀美了一点,清柔了一点。还有那大名鼎鼎的明四家,也仅仅是水润了一点,精细了一点,定是江南的性格融洽了绘画。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明朝的文学因为其小说而空前成就,《三国演义》、《水浒传》和《西游记》,《金瓶梅》。。。。。。还有汤显祖的戏剧《牡丹亭》。

宋朝的皇帝喜欢书画,成就了书画。明朝的皇帝喜欢木匠,成就了家具。明式家具是世界历史上的一大奇迹。其独特之风格令人爱不释手;简约,大方,舒展,坚固,拙厚,浑圆。。。。。。流畅的线条令人痴迷。我一直在想,有什么画能够配上这般简练明了的家具,或许是倪瓒的画了,然而他的山山水水里更多了一份清雅之沧桑。当然还有石涛的后期作品,他和八大山人都是明朝皇室的血统,那么从明式家具的线条上来理解八大山人的简洁孤泠,也就不足为奇了。再或者扬州八怪中的金农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画第一张的时候,想到了红色的袈裟,朱元璋是否披过红色的袈裟也是不得而知的。不过朱便是红,不由得担心起“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了。幸亏是唐朝杜甫写得诗,否则便要诛灭九族的。明朝的法律太过于严厉,却创造了一个伟大的盛世,一批残暴的宦官,不过下西洋的郑和不算。大明,无汉唐之和亲,无两宋之岁币,天子御国门,君主死社稷。明朝的人文大多不怕死,虽然我不喜欢方孝儒,这位连累了八百多条人命的正学先生,但是明朝的文人气节由此可见一斑,又比如青楼女子李香君。

我决定把这样姚公山画法的红色命名为《湛然红》,不仅仅是因为其干净,其张力,其光明磊落,而是一片通透。倘若家里有一套明式家具,试想这样的《湛然红》挂上去,会是什么样的效果呢?也许只能是天衣无缝的巧合了。就一个星期之前,我还是无法驾驭这样的红色,而今天已经是得心应手了,其中之理由,想必不会有几个人能够明了,这样甚好。

早些时候说过要一画传法的,那个时候为此还早。直到画出了《那片蓝》之后,应该如愿以偿了,这样通透的美,不单单能够救命救人,还能够救国救世界,也就权当是湛然的疯话吧。

因为画《蓝仙》的日子与欧阳修有些关联,今夜我又是一副老样子,不过已经非常刻意得查阅《历史上的今天》了,还想和明朝的人物攀附上一点关系为好。最好不是吴三桂,或者陈圆圆,李自成之流,或者不是明朝那些画家。果然1550年的924日是汤显祖出生了。虽然《湛然红》与《牡丹亭》没有关系,却与明朝的文明都有关系。


湛然于苏州太湖
2012-9-24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