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开通艺术号 忘记密码 免费注册
我们将登陆移到了这里
      我知道了

青玉蓝

11已有 13402 次阅读  2012-09-25 11:20   标签湛然 

青玉蓝

 

 

 

 

 

我画得不仅仅是画,而是一片玉,或者是一片汝窑开片瓷。这样的一片东西,你可以不欣赏,甚至不喜欢,然而你可曾想过一回,它到底适合放在一个什么样的空间里呢?

 

假如你真正理解了罗斯科的杰出,便可以索引我最近的新作《青玉蓝》了。当然我们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截然不同的风格,散发出了截然不同的气息。《青玉蓝》意味着我突破了画面之本身,就像现在的我慢慢融入了世俗那样,我已经可以是一个既独立又不独立的元素了。

 

画出来的瞬间,我是兴奋无疑的,之后便忐忑不安得注视着它的陌生。我似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作品,因为它不再是一张画,而是一片玉,一片通透了的青蓝色。虽然它是安静的,干净的,却渲染上了纸上的温润。它像是穿上了蓝色霓裳的仙女,容不得人们的亵渎那样,泠泠得屹立着,却散发着爱的弧光。

 

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前面的三句可以比配《青玉蓝》,唯独最后的一句“独怆然而涕下”已放不进里面了。因为自从《仙》系列的诞生之后,我便放下了怆然和涕下,而是甘愿享受着孤独与寂寞的美,于是这样的青色,这样的蓝色,竟然丝毫体现不出一点忧伤之感,原来不仅仅是画通透了,人也通透了。

 

这是一片通透了的纸上玉石,更优于玉石的是它不仅仅天然的,更是人文的,艺术的。它无比透明,却不再冰冷。它玉洁冰清,却不再孤傲。有这么一个干净的地方,尽是白色,或者黑书,无需要其他的色彩,只需要镶嵌这一片《青玉蓝》,整个空间都成了湛然的艺术,这便是它存在的意义。

 

 

 

 

湛然于苏州太湖

2012-9-21

 

 

 

 

 

 

 

 

 

 

蓝色的张力

——评湛然《那片蓝之后》系列

 

 

 

昨日,湛然兄至兴文书院,带了一堆新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新的突破,也是一种新的尝试和探索,因为是对《那片蓝》的延续和扩展,加上湛然兄还没有给它们一个命名,于是,我便随手拟了一个命名——《那片蓝之后》。

 

刚一开始,我们在欣赏这些作品时还存在着某种隔阂,这种隔阂来自于这些作品以一个全新的面貌呈现在我们面前,给我们带来了一丝意外。于是,我们只能在一点一点地接触之中深入这些画幅,这是在欣赏艺术品的过程之中一种常见的方式。

 

当我们反复欣赏这些作品之时,湛然在它们身上所寄托的期望便逐渐的呈现出来,或者说随着我们对画幅的深入解析,那些藏在画幅背后的愿望便逐渐明朗起来。当然,唯一的前提是首先我们得让自己浮躁的内心沉静下来,惟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感受到画幅中那似有似无的气息。所以,我经常跟一些朋友说:“你有多么静,就会有多么敏感,就能够感应到一些常人所无法感应到的事物。”

 

面对着这些大幅的蓝,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静下心来感受。当我们一幅一幅的欣赏这些画幅,当我们的眼光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些浓郁的蓝色所吸引时,我们突然发觉我们所在的环境和空间产生了改变。终于,我们找到了这批画作的价值和意义之所在。

 

无可争议,这批作品时对《那片蓝》的延续,但是,它们更是对《那片蓝》的突破。首先,没有《那片蓝》,就不会有这批作品。直截了当的说,那就是湛然将《那片蓝》中的“蓝”完全扩充,而将其他事物挤兑到画幅之外去了。也就是说这些画幅中的“蓝”就是《那片蓝》系列中的“蓝”,只不过一个承担着主体的价值,一个只是起到了一种提拔的价值。《那片蓝》因为“蓝”而变得越发纯净,而这批作品则因为“蓝”而改变了空间乃至时空。

 

当然,尽管两者有着明显的差别,但是,如果要对这两个系列的作品做一个高低的评价,那时一件极其艰难甚至是绝无可能的一种妄想。从情感和爱德纯粹度来看,《那片蓝》自然是无法超越的,它们令人感动。但是,如果就夸张力而言,《那片蓝之后》系列又是无可比拟的。当你面对着《那片蓝之后》的系列作品时,你会情不禁的想把它们放置在一个空旷的空间之中,也许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尽头,也许是一大片绿色之中,也是是一间四面洁白的客厅之中,也许是四面是书的书房之中,总之,无论将它们放置在哪一个空间之中,你一定会强烈的感受到蓝色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这种气息异常浓郁,最终会营造出一种气场,这种气场使得每一个置身于这一个空间的人迅速的沉静下来,同时沉浸在其中。我想这就是湛然希望在这一个系列作品之中所达到的愿望——通过作品占据空间、征服空间,使艺术成为某一个空间的主宰,而非锦上添花的陪衬品。我想这是作为一名艺术家,最后所期望超越的目标。而且我相信《那片蓝之后》对于湛然来说只是一个开始,是湛然艺术突破纸面而介入空间的一个开始。

 

如此一来,各位或许可以更为深刻的理解《那片蓝之后》系列与《那片蓝》系列之间的关联了。它们是《那片蓝》中的“蓝”,而《那片蓝》中除了“蓝”之外的山水已经延展到画幅之外,成为空间的一部分,如果你用心去体会,你会发现它们依然存在着,而且构建着空间。我不知道当绘画突破画面之后的发展会是怎么样的,但是我知道突破画面之后,绘画艺术将更加具备征服力,更加具备张力,而能够参与到空间的营造中来,成为空间中的主角。这正是湛然所要做的——用艺术去抢占空间!

 

                           

                                                                                                  

                                                                                             壬辰年八月玄亭邵贞元于兴文书院三楼心斋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涂鸦板